又见阿伟

一般理完发之后,新发型大概能保持两周。两周后就会发现长了乱了,不能忍了,需要再去修理一下。然而坚持两周之后,又会发现已然是一个新的发型了。颓废风格,颇具气质,无需打理,自然成型。顶多再坚持两周,如果不想扎辫子,就真得去修理一下了。

于是我又来找阿伟了。阿伟正坐在门口抽烟,看到我来迅速掐灭了烟,迎我进门。我告诉他我的同学们对他手艺也很满意,阿伟听了很高兴。双瑞来理发后,感叹道,且不论阿伟手艺如何,他剪发真的很认真。态度最能打动人,何况手艺也不错。

我说我的父母不久要来台湾玩,他主动提出了一些行程上的建议。又说道台湾这十几年来经济不行,穷忙到现在也没攒下来什么钱。他怀念八九十年代,那是台湾是亚洲四小龙之一,人们很好找工作,就怕自己不努力。我说现在的大陆就是这样。他也承认大陆发展真的很快,简直就是跳跃,很是佩服。

电视里在播蔡英文上台的筹备工作,一提到政治,阿伟便滔滔不绝了,就像帝都的出租车司机一样。中年男人可能都喜欢为国操心吧,无论在哪儿都一样。他梳理了一下历任总统的贪污历史,貌似自蒋经国之后,没一个好东西。李登辉纯粹就是个日本人嘛,总想着让台湾回归日本。他贪了这么多钱,幸好是自己人阿扁上台,要不然他肯定也要进大牢。连战是个扶不起的阿斗,宋楚瑜有能力有想法,无奈被李登辉设了个局。马英九下台后应该也会进大牢,就是时间问题,不知道我们能不能看得到。

突然间门开了,又进来一位顾客。阿伟小声说了句:“来了个绿的,不说了。”我默默一笑,转聊别的人畜无害的话题。

一会儿理完了,阿伟拿起镜子给看看前面后面,我当然很是满意。阿伟又退后一步,深鞠一躬。这次有心理准备,我就没那么惊讶了。

临走之时,阿伟还不忘叮嘱,你父母来了,若有什么需要帮助,随时联系我。出了店门,我给阿伟的店铺拍了张照片。回到宿舍后,我把他的“阿偉男仕髮型”添加到了谷歌地图上。希望能有更多人领略到阿伟的温柔与真诚吧。

Advertisements

理发

近来阴雨绵绵,加之三月以来,坏消息不断,心情也难能开朗。

头发太长了,也算是其中一个坏消息。寒假在家精心打理的发型,目前早已杂草丛生,抹再多的发蜡也定不出个形来。今天又是农历二月二,龙抬头,传说中理发的好日子。所以,去理个发吧。

早已发现台北理发不便宜。室友在楼下200元(大约40元人民币)修了一下,只剪不洗,还觉得捡了个便宜。上网查了查一些有名的发廊,轻松上千。但是也有一种“百元快剪”,在门口的机器上花一百元自助买一张剪发卡,然后进去交给理发师,十分钟解决问题。流程有点像在日本吃牛肉饭。人穷如我,便宜是第一要务。在网上查了一家快剪,就奔着去了。

七拐八磨终于找到了,从门外看,很小一个店面,只有三个位置,里面就一个理发师,还是个妹子,正默默坐在角落里吃饭。妹子不易,不忍打扰,默默走开了。但头发还是要理的啊,只好在街上遛遛,等妹子吃完饭再说。结果每走一步,都能发现一个理发店。看来这条归绥路是个产业聚集区。有一家招牌很亮,写着“男士发型”。好,术业有专攻,就它了。

老板是个中年人,并不高,微胖身材,粉红色短袖衬衫,杂乱的棕色长发让人觉得业务能力一般。他先帮我洗了头,问了我的要求,然后开始修剪起来。我问他为什么叫“男士发型”,他说就是只为男士理发。台湾理发店男女分开,这点还是学日本的。我问他知不知道“快剪”,他说知道现在流行起来了,但是具体好不好,我得自己去试试才知道。我说这街上理发店是挺多,他说的确,但是究竟哪家强,也得自己多试试才知道。这点让我挺惊讶,居然没有传说中的同行互黑。他打开镜子前的电视,估计是怕我无聊。但是电视里放着更无聊的台式新闻,除了主播妹子声音好听,别的没有任何吸引人的地方。

老板说他来自南部,高雄,一个小城市,生活很舒适。但是和大多数人一样,为了工作还是来到了台北。他说南部很好玩,到了夏天有音乐节,还有很多比基尼。但是不要嗑药,音乐节上药物泛滥。他说高铁很快,一个小时就能到高雄,提前订票还有优惠。他说中横的国家公园很好看,还有在花莲可以坐船看鲸鱼。他自嘲从小不好好念书,只能学一门技能养家。他感叹我能来到台北读书,一定成绩很好。他说他老婆也来自大陆,是湖南人,导致他现在也很能吃辣。他说小马哥在位贪了这么多钱,下台来一定很难看。

无意间聊了很多。老板一直面带微笑,和声细语,加之粉红的衬衫,使我觉得他是个gay。可能是很少见到这么温和的男人吧。

修剪完毕,他站在我背后拿出镜子让我看看前后左右。我说很满意,他听了很高兴,在我背后鞠了一躬。我受宠若惊。

最后又洗了一遍头,一共三百五,并不算贵。他送我出门,拿出一张名片,说我叫阿伟,欢迎常来,随时联系。

回头看看他,依旧是gay一般的温文尔雅。

在台湾上通识课

这学期在台湾交换。

就读于台北的铭传大学,选择它因为地段好,离市区不远,马路对面就是士林夜市。另外铭传大学是为了纪念台湾的首任巡抚刘铭传先生,他在任时积极开发建设台湾,被称为“台湾近代化之父”。而刘铭传先生也是合肥人,我同乡,可以强行沾亲带故一把,走在学校里腰杆比较硬。

研究生没有什么学分压力,所以过来找好玩的课上。看来看去,通识课最好玩。通识课是独立于专业课之外的基础课程,定位大概和国内思修马哲之类的差不多,“营养学分”。上课时大部分台湾学生百无聊赖,应付差事,这点和国内的“通识课”也很像。但是对于我一个陆生来说,十分新奇。这边司空见惯的或许正是那边所欠缺的。我一口气去听了《日本文化专题》、《美国文化专题》、《近代世界的形成》、《生死学》、《认识星空》、《民主与法制》这些通识课,全是旁听,并没有选课,也就没有考试压力,就当听评书,寓学于乐。

这些通识课基本都是人文学科。我高中学的是理科,人文知识较为欠缺,正好来这补补。而且,就算同样是近代史,这边看问题的角度,和我们那边也有所不同。两边都感受一下,兼听则明。作为旁听生不好意思抢座,一般都最后再进教室,结果只剩前三排。我就坐在前三排,可能因为我高,老师经常对着我说,效果拔群。而真正选了课的台湾学生都趴在后排睡觉,我一个没选课的旁听陆生在前面认真听讲,这画面想想也是有趣。

今天下午上了《近代世界的形成》。老师是个老头,秃顶驼背,始终皱着眉,不苟言笑,语调沙哑而严厉。想来大概就跟我们的马哲老师一样吧,知道没人愿意听,却也还得硬着头皮把课上完,自然不会有好心情。老头一上来就说,他期末会考试,很严厉,大家好好记笔记。下面的女同学纷纷拿出本子和纸。他走上讲台,戴上眼镜,翻开他的笔记本,开讲。讲课调理非常清晰,这门课一共有几个单元,每个单元下有几个话题,每个话题下有几个点,一个一个点来。他像是读目录,第一单元欧洲近代史,第一个话题文艺复兴,第一点文艺复兴的原因,分为原因一原因二原因三,第二点文艺复兴的影响,分为意义一意义二意义三。下面的学生按顺序记,倒也是很有条理。老头还不忘叮嘱,“你们可得记好了啊,说不定我考试会考‘第三单元讲了什么’,你们看着办”。下面人一听,又是刷刷刷一齐动笔。

我又不考试,也没记笔记,就一直盯着老头听他讲。突然老头看向我,问:“你没带纸和笔吗?”我赶紧从书包里掏出来本子和笔,本子还是上周从无印良品买的,全新。“记一下,记一下,考试会考。”老头语重心长。

本子拿出来做了做样子,我还是没有记。我觉得记笔记影响我听讲,影响我记忆,影响我理解。其实主要原因是没选课,不用考试,懒得记。老头走下讲台,问我:

“你是交换生吗?”

“是。”

“哦,怪不得。你大几?”

“研究生二年级。”

“啊!你研究生?我们这班里还有研究生?”

老头大惊。

“你研究生什么专业?”

“新闻。”

“你研究生来这里干吗?”

“感兴趣嘛。”

“浪费时间嘛。”

“我时间多。”

冷静了一秒,全班都笑了。

老头也笑了,“欢迎,欢迎,研究生呀,那请多指教啦。”

这句话说得我背后发凉,心头一紧,“不敢,不敢,谢谢老师。”

老师默默走回讲台,继续讲课。大概是难得发现有真心愿意听的学生了,他自己也备受鼓舞,讲起课来明显比之前有激情多了,手舞足蹈,声音洪亮。

“别怪我一直在说欧洲,近代史要看欧洲啊!文艺复兴!大航海!文化大革命…”

我一惊,下面睡着的人也纷纷抬头。

“啊呀什么文化大革命,什么东西,法国大革命啦!是法国大革命!”

下面笑作一团。太激动以至于口误,老头自己也觉得有趣,也笑了。

课间的时候,老头过来问我:

“你来自哪所大学呀?”

“中国传媒大学。”

“哦?没听过。”

“呃,在北京。”

“哦,那一定很厉害啦!”

“呵呵,没有没有,还好啦。”

“你学新闻为什么不去台大政大这些好大学?”

“我觉得这里地段好。”

“哦?哈哈哈,是啊,不过就是要爬山啦。”

“锻炼身体嘛。”

“啊,是啊,哈哈哈。”

老头难得露出一丝笑容,甚是温暖。

泰国初印象

来到曼谷已经快有一周了,终于能够坐下来写写我对这座城市的感觉。之前迟迟没有落笔一是觉得初来乍到感受还不够深,二是没想到实习工作那么快就开始进入了正轨,一天天竟也难抽出时间来记录些东西。

刚刚落地到曼谷的萨万娜普国际机场,人民日报亚太分社的两位老师开着大越野来接我们。曼谷大街小巷的风景飞快地从车窗边闪过,浮现在脑海的第一个感觉就是色彩鲜艳。最先吸引我注意力的是曼谷的士,玫红、鲜绿、天蓝、艳黄,无一不是鲜艳得让人难以忽略的颜色,即使是与国内的士一般的颜色,也要艳丽上几分。还有满街随处可见的国王的画像,周边加以黄色的花束点缀。刚刚过去的12月5日是泰国国王的88岁生日,也是泰国的国庆节和父亲节,举国上下都是一片欢庆的气息。在泰国,据说一周的七天都有各自代表的颜色:星期日为红色,星期一为黄色,星期二为粉红色,星期三为绿色,星期四为橙色,星期五为淡蓝色,星期六为紫红色。这个习惯起源于大城王朝时期,来源于印度神话,每周七天各对应一颗星,并由一位神代表,而每尊神代表的颜色也不一样。泰国的王室成员穿着衣服的颜色也按从星期一到星期日每天一色,绝不可变,否则就会自贬身份,被看作是平民或乡巴佬。上流社会也纷纷效仿,直到泰国改君主制为君主立宪制,加上西方服饰流行,这一习俗才逐渐淡化。泰国国王的代表色是黄色,国庆的这一天,民众们都纷纷穿着黄色的T恤衫前往大皇宫参与庆祝活动,远远地看去就如一片黄海一般。被誉为中泰友好使者的诗琳通公主的代表色是紫色,她在泰国民众心中的地位非常高,因此在她生日的时候,民众们都纷纷穿着紫色的T恤衫为她庆生。

除了色彩鲜艳之外,泰国也是个名副其实的佛教国家。我的妈妈信佛,因此到了曼谷之后一直想到大皇宫或者卧佛寺这样声名远扬的佛寺去参观。之前便听说参观大皇宫时着装非常有考究,在网上查阅时发现“为了表示对于佛祖的恭敬,要求每一位进入大皇宫的游客无论男女,必须要穿着带袖子和领子的上衣,圆领衫或者吊带裙是绝对不行的。男士必须长裤,女士也必须是过膝长裙,短裤短裙也是严格禁止”。访泰的游客们大多不知道这样严苛的着装规定,因此大皇宫外总是排满了租衣服的人,只有租上了合适的衣服或者布料裹身,才能够被门卫放行入内。周日的时候原本计划到大皇宫和卧佛寺游览,无奈翻遍了衣橱竟发现自己没有一条过膝的裙子,只好暂时作罢。对佛教的信奉还表现在大街上和店铺内:大街上经常有或大或小的佛像,路过的行人们经常会驻足,面对佛像双手合十表示敬意;店铺内也经常供奉着佛像,祈求家人平安和财源广进。

还有不得不提的一点,就是泰国亲民的物价,特别表现在吃的东西上。用料十足、制作精良,让人感觉诚意满满的东西往往价格也不贵,这让我屡屡感叹泰国不愧是一个备受国际游客喜爱的旅游胜地——因为在这里,你可以用极为合适的价钱获得绝佳的旅游体验。周日的时候到了号称世界最大的周末市场——泰国乍都乍周末市场去凑了一下热闹,那里逛街的人们几乎人手一个椰子冰淇淋,半个把椰肉剔出来的小椰子,加之一个椰子味的冰淇淋球,还可以选择薏米、红豆、玉米、椰果等等配料相加,热情的店主还会送上一杯清凉可口的椰子汁,所有的这些加起来只要40泰铢,折成人民币大概是7元,简直是在国内无法想象的物价。在我们租的公寓附近的一家Seven门口,每到傍晚的时候就会有许多鲜榨果汁的小摊摆出来,完全鲜榨没有添加任何水分糖精的新鲜果汁大多也只要10元钱。还有各种削好了皮切成块的菠萝、莲雾、哈密瓜等等,新鲜美味价格也是十分亲民。

还有好多想说,比如泰国人的英语、所谓的“红灯区”等等,留待第二篇的时候再详细谈吧。

2015年12月7日

妍妍

日本印象

托 SIGGRAPH 的福,去了一趟日本。

之前对日本是一点都不感冒,大多的印象还是负面的。可能是因为电视看多了,总觉得他们不为战争行为道歉,还经常参拜靖国神社。唯一的一丝好感是我妈妈八十年代从日本买的吹风机,用到现在依然很好。

此行彻底改变了我对日本的认知,半路半黑转全粉。冉姐说过,日本,是个人去了就爱上,不是吹。看来的确如此。

众所周知,日本是个老牌发达国家。发达体现在硬和软两方面实力,通俗地说,就是先进与文明。硬实力,高楼、铁路、精密机械,先进的科技,不用多说。软实力,经济、文化、民众素质,处处体现出的文明,才是真正令人敬佩。

回来已有一个月,渐渐过滤了流水细节,留下一些比较深刻印象。正好怕说多了又被当成日円批斗,我还是简而言之,通过这些关键词,来说说我对日本的印象吧。

[干净]

日本并没有环卫工这个岗位,但依然干净到令人发指。躺地上拍照起身不用排灰,街上几乎没有任何垃圾,也很少有垃圾桶。因为人们习惯把垃圾装在自己包里,带回家。我中途有几天感冒了,鼻涕纸没地方扔,只能装在口袋里,晚上回去口袋都湿了。

[安静]

在日本的这些天里,只有在家里敢放声说话,公共场所始终是压着嗓子的。第一天晚上睡大阪关西机场,我觉得比我宿舍要安静。在夜巴和胶囊旅馆睡觉时,居然没人打呼。偶尔呼一两声,估计自己觉得不好意思,很快又下去了。地铁里贴着“请把手机调至静音”的告示。在日本呆了两周,居然没听见一个手机响。

[秩序]

排队,过马路,上下楼梯,人们都很守规矩。秩序井然,再加上特别安静,更显出民众素质之高。我们在神户遇上一次地铁“人身事故”,大概是有人跳铁轨了。正值晚高峰,列车难得晚点十五分钟,站台人数迅速爆棚,变得十分拥挤。但人们仍然尽量往两边靠,在中间留出一条细细的走道,供行人穿过。整个过程安安静静,没有任何焦躁的气氛。

[礼貌]

我们去 Family Mart 里买水喝。结账时,把水递给收银台小哥,他先鞠了一躬,再扫码显示金额;我把卡给他,他接过卡,又鞠一躬;刷完卡,把卡给我,再鞠一躬;把水装袋,递给我,又鞠一躬,这次直至我走出店门,才抬起身。光宇笑着说,在日本就算不渴也要多买几瓶水,100 日元(大约5元人民币)当一次大爷,不亏。

[东京]

东京是世界上最大的城市圈,它有多个中心,不分上下。之前一直觉得,我国的高楼铁路等硬件已经与国外发达国家差别不大,主要差距体现在软实力上。但是上了东京铁塔,放眼望去,才知道比高楼大厦也差人家二十年。东京塔上的夜景,就是把国贸复制一百个,平铺到全北京。后来又上了一次东京都厅的观景台,更加深了这种印象。

[职人]

有部纪录片叫做《寿司之神》,里面提到光是拧毛巾,就要练十年。这大概可以解释日本人的职人精神。人们高度职业化,几乎每个人都穿西装皮鞋,所以地铁上一眼就能看出哪些是游客。所有人都兢兢业业,包括在人行道上疏导人流的老人都穿着制服打着领带,精神抖擞。我们强行体验了一次自动开关门的出租车,司机是一位老爷爷,白发苍苍,但一身笔挺的西装,闪亮的红色的领带,显得精神焕发。路程很短,老爷爷开得仍很认真。行驶到地方后,刷卡,打票。票打出来时是卷曲的,爷爷把票在一个硬板边上拉平,再微笑着递给我们。这一个小动作,让我心中肃然起敬。

 

[老龄化]

日本的人口老龄化很明显。街上的出租车司机,大巴车司机,以及酒店等服务行业,老年人居多。上次坐船来时,就有人提到这个问题。导游解释说,老年人继续在社会上工作,并不是生活压力所迫。日本是高福利国家,退休金足够。同是日本也是个长寿国家,60 岁的人身体依然健硕,85 岁以上才会觉得自己“老了”。人们退休后一是怕寂寞,二是觉得自己还能为社会做贡献,于是便会重新走上社会,从事司机、路政、酒店前台等一些稍微简单的工作。

[公交]

有一次我们等公交,到站时 14:40,谷歌地图显示 14:52 才会来车。我们就想等等看,看看它到底准不准。车辆靠左行驶,从站台右边来。然而站台右边是个大上坡,只有靠近了才能看到。光宇的手机是安卓,先到了 14:52,看看右边空空如也,准备呵呵。我和妹子看了看我俩的 iPhone,显示 14:51,就说再等一分钟。iPhone 屏幕刚跳到 14:52,右侧就冉冉升起了一辆公交车,如电影一般。妹子叹了口气,轻轻说了声,“操”。

[铁路]

大名鼎鼎的高速铁路,新干线,70 年代时速就过了 270km/h,运营 50 年来无死亡事故。除高铁外,普通铁路也很发达。日本不区分城际铁路与城市地铁,用的是同一种列车,进城了就钻入地下当地铁,出城了就爬上地面当铁路。犹记得地铁新宿站,至少有13条线交汇,到站前播报换乘信息报了两分钟。不信可以百度“东京地铁图”感受一下。

[秋叶原]

我们在东京住的是一家堆满游戏机的民宿,名叫 Gamer’s Paradise,在秋叶原。其实,整个秋叶原都是 Gamer’s Paradise。这里是全世界的宅男基地,二次元的天堂。电器街两侧,一整栋楼的漫画,一整栋楼的游戏,一整栋楼的手办,一整栋楼的抓娃娃机,一整栋楼的AV,到了晚上还有遍地制服学生妹。第一天晚上我们到达秋叶原后,我和光宇就决定剩下三天都在这里玩了。如果一个不熟悉二次元的人来这里,例如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估计根本弄不明白秋叶原存在的意义。但是作为一个动画学院的学生,不来秋叶原,枉作动画人。

一到秋叶原最先看到 SEGA 街机大楼,我好奇街机在国内都快绝种了,为何这里依然繁华。进去一看,发现同是街机,这里的却无比先进。音乐游戏称霸一层,种类繁多,包括太鼓达人乐动方块。还有貌似是游戏王的街机,可以识别卡牌,在屏幕上滑动卡牌来对战。还有的类似于阿凡达控制仓,画质和操作比万达大玩家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再有的就看不懂了。街机厅里充斥着西装革履的上班族,应该是下班了过来放松一下。甚至还有一些老人。当然也隐藏着不少高手,我们就有幸目睹了一个胖子轻松随意地通了超级玛丽并刷新了记录。还有职业的娃娃收割者,每到晚上就去抓娃娃机,按照套路抓出一堆玩具。

漫画手办,日本本土的内容占了绝大多数。我和日本小伙伴说,我喜欢 Marvel 的钢铁侠雷神绿巨人,结果他们说只认识钢铁侠。不得不佩服日本文化产业的强大,完全挡得住美国的文化入侵。硕大的一栋楼,蝙蝠侠和钢铁侠只能缩在一楼拐角处的 “Hollywood Corner” 里。

作为一个主机和 PC 游戏玩家,在国内一直是处于“黑户”状态,因为国内完全没有这个产业。到了秋叶原,就像是穆斯林来到了麦加,地下工作者来到了列宁格勒,完全就是朝圣。虽然我玩 XBOX,美系居多,但还是买到了合金装备V 的蛇叔和 EVA 里零号机,我认识的为数不多的日本角色,幸福得不要不要的。

[AV]

一提到日本就想到 AV,或者一提到日本只想到 AV,估计也并不都是我们自己的错,也怪平时被压抑太久太狠了吧。但是和我们想象的也不太一样,AV 在日本也不是上的了台面的东西。起码 AV 大楼都打着卖 DVD 的旗号,一层都还是要买点正经的电影,二层才开始卖 AV。分类细致,一层比一层口味重。我和光宇上到 5 楼,就受不了默默下来了。楼上还有人在排队,至今不知道在排什么。可能是有独立观片室?

[马桶盖]

日本的冲水马桶盖,应该都有耳闻。之前新闻还报道,中国游客把日本买断货了。这种马桶盖有诸多功能,平时自动盖下,人走近时自动打开,座圈自动加热,提前喷雾清洁除臭,便便时可以模拟冲水声避免尴尬,便后温水冲洗,可调节水位,还可以热风烘干。它极大地改善了个人卫生,还可以预防痔疮等疾病。体验的确很棒,美国小伙伴使用后都表示很震撼。

[日本制]

上一趟坐船来日本的时候,导游说过,日本人把最好的留给自己用,进口的出口的都没有日本自产自销的好。此行我们也发现,日本生产的电器会在显眼的地方标明“日本制”或者“Made In Japn”,路边的饭店会用比招牌还大的字写上“国产米!”、“和牛!”、“本地鸡!”。这种民族自豪感,让人感叹。我去商店里看马桶盖,发现最好的品牌是 TOTO,日本制造,价格最贵。上面挂了个小标签,用中文、英语和韩文写着:“只有 110V 电压,国内需用变压器,仅在日本国内保修”。尽管如此,依然最抢手。营业员告诉我,不用担心保修,因为日本制的 TOTO,基本用十年都不会有问题。一旁也有东芝和松下,支持 220V 电压,全中文说明,但分别是韩国和中国制造,所以无人问津。营业员很无奈地说,中国产的,很容易坏;而韩国产的,“Only shamed Japan”。

[胶囊旅馆]

在神户的时候,住了几晚胶囊。主要是为了省钱,也是为了体验。之前看了些知乎装逼帖,说什么千万不要住胶囊之类。我在网上预定时,却发现胶囊酒店的评分是9.3分,“神享受”,一旁的五星级酒店也就才8分。甚是好奇,决定一试。后来事实证明,绝对是神享受。

神户的胶囊酒店有五层,每层都不大。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一层是前台,可以寄存大件行李;二层是澡堂,内有一个浴池,周围一圈淋浴,还有一个桑拿房,澡堂外还有一个休息室。三层和四层是胶囊睡仓,还有放随身物品的储物柜;五层是休息室,有电视,电脑,厨房,还有一面墙的漫画书。胶囊酒店仅限男性入住,大多是晚上加班太晚来不及回家的上班族,过来将就一晚。但是这种“将就”,对于我来说,算是一种享受。

酒店内部非常非常干净,客人在一进门就需要脱鞋,把鞋锁进门口鞋柜,把大件行李放在一层前台,领钥匙,带好随身物品,上楼洗澡,换睡衣。澡堂的浴池循环供水,水温适宜,清澈见底,底部和侧面还有泡泡机。我这种从不早起的人,每天早晨都会强行早起半小时,就是为了出门前泡一泡,一整天神清气爽。休息室内电视机,漫画,吹风机,血压计,体重秤,洗衣机,烘干机等各项设施齐全;胶囊睡仓设计也比较合理,高度和长度足够我 188 的身材,里面电源,电视,台灯,空调,一应俱全。硬件设施完备,服务也很周到。澡堂里的洗护用品都是清一色资生堂,我每次去都是满满一瓶,像是新的一样。每逢有人进出,前台的老爷爷都会笑着打招呼。有一次我回来,老爷爷一下就报出了我的睡仓号,甚觉暖心。

从“享受”上升到“神享受”,是酒店的舒适环境与客人的文明素质相得益彰的结果。大家整理行李时,都会把箱子带上楼,在自己的储物柜旁整理好后,再把箱子拿下来寄存,这样可以避免前台拥堵。洗完淋浴,都会把小凳子和面前的台子冲一遍。洗手液护手霜吹风机用完都回归原位,整整齐齐,看着很舒心。安静是日本的常态,胶囊里更是如此。密度如此之高的胶囊睡仓,竟然无人打呼。无论白天还是晚上,都比我宿舍还安静。第一天入住时,我还不放心,只付了两晚上的费用。第二天一早,就果断把后面三天都付了。

听说国内也有尝试开设胶囊酒店,我并不看好。因为住客的自身素质,对胶囊的体验有着极大的影响。

[写多了]

感觉写的有些多。你要是有耐心看到这里,真是辛苦你了。我文笔太差,文字难以表述心中的全部感受。跟我爸聊此行见闻时,他就说,百闻不如一见。没错,如果有机会,还是亲自去日本看看吧,相信你也会有四千字的感受。顺便帮我带一盒白色恋人哈。:)

 

山东行记(三):Confused Confucius

[开学了,忙东忙西,中断了一阵,再不写就忘了。]

第三天一早,我们坐高铁去曲阜。从泰安至曲阜19分钟,可能是我坐过的时间最短的一班高铁了。

到站后,门口一排出租车在等客。前头几辆车的司机坐在一起聊天,他们清一色短袖白衬衫,黑色长西裤,黑皮鞋,很帅。毕竟是旅游城市,出租车司机是城市的一张名片。

上了出租车,发现司机也姓孔,号称是孔子第78代世孙。他说在曲阜,60%的人姓孔,都是孔子后人。我们驱车直奔最有名的“三孔”——孔府、孔庙、孔林。但司机推荐了一个地儿,叫做“孔子故里园”,说挺好玩,也顺道,一会儿还有表演,正好能赶上。看着他也面善,不像是个托儿,我们便中途下车,来到了这个“孔子故里园”。

买了票进了门以后,发现这是一个新建成的仿古园区,人造景点,顿时没啥兴趣了。但是来之安之,看看吧。虽是仿古,但仿得还算有诚意,模拟了一个春秋时期的路过小城,感觉像是一个影视城,随时可以入戏,穿越一下。但是部分屋子里在售卖一些习大大的书籍,宣传反腐倡廉工作,略违和。

大家都在嚷嚷十一点半有演出,我们也就摸索着进入了一个剧院。一进去,古风古色,但是感觉上像是曲阜版的刘老根大舞台。演出以民乐和歌舞表演为主,我之前没怎么看过这一类的表演,所以感觉还不错,起码看完以后开开心心地出了故里园,觉得值回票价了。

出门拦了三轮车,我说我们去孔府,车夫说好,然后把我们拉到一个豪华气派现代化的一个巨型建筑前,感觉此楼与周围差了一个改革开放。走了一小段路才走到了门口,才发现上头写着“游客服务中心”,好像又是赵朴初提的字。大厅里售有孔府孔庙孔林的门票,想起来在旅游软件里,除了三个单独的景点,还有个景点叫“三孔”,就是这儿。“三孔”联票150元,但是单买孔庙就90元,孔府60元,可见孔林是个很神奇的存在。售票员在一旁建议我们买摆渡车,15元一人,三个景点来回转。其实孔府和孔庙在一起,只有孔林比较远得坐车去。这么一想,瞬间理解了孔林别列入“三孔”的意义——为摆渡车拉生意。

买完票出来,饿了。继续大众点评,搜到附近有一家叫做“鲁城往事”的饭店,看样子还不错,离我们也不远。绕游客中心一圈,发现它后方的停车场旁,门面也略小,第一眼感觉略失落。一进门,却是小桥流水,别有洞天。室内装修古色古香,曲径通幽,一条小河增添了不少韵味。门口的开放式厨房,厨子们就在你眼前烹饪美味。此店完美传承了鲁菜份大量足的特点,老爸点了个凉拌海蛰头,本以为会是一小碟凉菜,结果上来一个麻辣香锅用的石盆。把这个凉菜吃完,我们基本就已经饱了。更别说后上的“黄河大鲤鱼”,比我吃过的最大的烤鱼还大,三个人只吃得下一半。实在不想浪费,只是山东人民太热情。

吃完饭,挺着肚子去孔庙。孔庙是纪念孔子的地方,本身是一座小庙宇,但是历朝历代的皇帝都喜欢来拜一拜,修一修,于是就越修越大,越修越大。成了现在孔庙,感觉上有点像个小天坛。孔庙边上就是孔府,一墙之隔,却要另收门票。孔府是孔子世代嫡系传人居住的地方。关于这个嫡系传人,我在回程的高铁上无聊查了查,发现还是有一些故事在里面。

孔子的嫡系子孙,即长子长孙,世世代代都只有那么一个,这一个可以算作是最为正统的孔子传人。由于中国古代帝王大多都尊孔崇儒,所以这位嫡系子孙,是有爵位的,叫做“衍圣公”。衍圣公专职负责祭祀孔子,并掌管国家的教育。可以理解为,孔子的嫡系后人,几乎在历朝历代,都是国家的“教育部长”,且官位世袭,住在豪华的孔府里,孔氏可谓是中国第一大贵族。当然,衍圣公自身也不一定能够保证世世代代都有得续,还以官方认可为准,所以其实不用在意血脉的问题。历史上就出过几次衍圣公无后,由旁亲袭封。而且,虽说是嫡系,但是后来还是分了南宗和北宗,且此处高能:

北宋末年,金兵进犯,高宗南下,建立南宋。时任衍圣公孔端友率部分族人随皇帝南迁至浙江衢州,留下其弟孔端操在曲阜看守先人陵墓。不久金兵控制了曲阜,为稳定民心,强立孔端操为新衍圣公,以至南北衍圣公并列,孔氏宗族分为“南宗”和“北宗”。后蒙古人又占领曲阜,妄图挑拨离间,瓦解汉人,于是再次设立新的衍圣公,使得曲阜内金、元两位衍圣公共存,各拥势力,明争暗斗,导致北宗一片混乱,孔氏颜面扫地。

而南宗远离战乱,修复家庙,成为了元初朝野公认的孔子家族大宗之首。元世祖忽必烈许以高官厚禄,召时任南宗衍圣公孔洙载爵归鲁奉祀。七月,孔洙以“江南袭封衍圣公”的身份应诏入觐,离开衢州,经扬州北上,八月抵达曲阜县。他在曲阜县令孔治协助下,留驻巡视两个多月,遍祭祖庙祖庭祖林,遍会老少族亲,倾诉江南六代衍圣公离乡思鲁之情,深切感受到160年间祖庭巨变:当年留守阙里林庙的前辈族亲、男女老幼,饱受战乱蹂躏,早已物是人非。对于金、元政权各自利用孔子圣裔,挑拨曲阜孔氏陷于分裂,孔洙倍感忧虑。经过两个多月的深思熟虑,孔洙决计行使大宗之主的特有权威,运用儒家特有的中庸之道,以“让爵”之举阻止元朝统治者“以孔治孔”图谋,挽回曲阜孔氏的圣裔尊严。

孔洙留驻巡视曲阜祖庭两月之后,于十一月离鲁入觐。史料记载,孔洙入觐时,对元世祖委以国子祭酒(相当国家最高教育主管),兼提举浙东道学校事,以及朝廷所赐优厚俸禄,没有推辞;对朝廷授予护持林庙玺书,慨然接受,但婉言谢绝归鲁奉祀。孔洙首先奉上儒家经典《论语》和《孔子家语》,宣讲经典要义,表示要继承祖训,做到忠、孝、仁、爱、礼、义、智、信八字齐全;继而,坦诚回禀不能接受皇帝的恩赐,须护持衢州先祖庙墓、南还衢州侍奉年迈的母亲,否则宁愿辞去衍圣公封号。元世祖身边大臣们再三劝告其奉旨行事,孔洙不为所动,将前宋皇室所颁袭封铜印呈交元世祖。元世祖欣赏孔洙的从容坦诚,赞叹:“宁违荣而不违道,真圣人后也!”他对孔洙的归而不顺、推而不辞并未恼怒,没有强迫其载爵归鲁奉祀,也没有另封衍圣公主持曲阜祀事。

以上便是著名的“孔洙让爵”的故事,部分摘自百度百科。

不过这些都是我在回程的高铁上查到的了。在孔府孔庙,并没有看见什么特别之处。只记得一进孔府便有一个“重光门”,真的只是一个门,就像大阅城图书馆里经常遇到的那样,一扇两边没有墙的门。门是关着的,游客从两旁过。但是据说这个重光门可不一般,只有皇帝来时才会开,也只有皇帝才能从中间走。庭院里有不少石碑,几乎都被破坏过,有明显粘合修复的痕迹,原因你懂的。

不少游客请了导游讲解,我们在边上旁听,发现一个导游一个说法。想起在拍泰山时,也遇到过一些带队的导游,随便找一个石头,就能侃侃而谈,但基本都是“摸一下升官摸两下发财摸三下犯桃花”之类的。跟着一位导游,我们来到了孔府中较为靠后的一间屋子。导游说这是孔子最后一位后人孔德成住过的地方,并指引大家看了墙上挂的老照片,还讲了一些关于孔德成的市井传说,大概是大老婆不生儿子小老婆生了儿子大小老婆互相撕之类的。大家若有所思地点点头,突然有人问道:“那孔德成现在在哪儿呢?”

“1949年跟随蒋介石去了台湾。”导游轻描淡写地说道。

当时我就没绷住,笑出了声。哈哈哈哈。我说呢,怪不得这孔府没人。刚才我还在想,这孔府是世代嫡系传人住的地方,那这嫡系现在为啥现在不住这儿了。我还以为他走到了人民中去,泯然众人矣。结果,哈哈。

大部分游客听到他去台湾,悻悻地说,幸好他跑了,要不然文革期间估计够呛。但我又一想,如果他当年没跑,说不定咱就不批他了?Whatever,历史不容假设。

刚才说了南宗北宗,孔德成就是北宗。他前两年刚去世,之前在台湾也是“考试院长”,诸多大学的教授,依然世袭着孔氏光辉。而南宗如今传人,叫做孔祥楷,目前依然在浙江衢州,还担任过浙江省政协委员。不过他改造得比较成功,没有什么世袭的特权荣誉在身了。

逛完孔府孔庙,我们并没有去孔林。逛了逛曲阜最大的商业街,五马祠街。看见无数女性在一家店前排队,队伍长到拦了路。问问周边卖水老太,说是进店发黄金啦,不要钱啦,大家都去领。我无奈,呵呵。

时间差不多了,我们打车奔赴高铁站。路过曲阜师范大学,传说中的考研基地,司机赞不绝口。我又无奈,呵呵。

到了车站,换了票,候车。我北上回校,爸妈南下回家。我的车比他们早十分钟,等我坐上车时,他们也检票进站了。发车时,妈妈发来一张照片,是老爸在向对面站台的列车挥手告别,而我正在那列车里。待我向窗外看去时,他们早已远在身后。

温暖而感动的告别,让这趟旅程圆满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