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发

近来阴雨绵绵,加之三月以来,坏消息不断,心情也难能开朗。

头发太长了,也算是其中一个坏消息。寒假在家精心打理的发型,目前早已杂草丛生,抹再多的发蜡也定不出个形来。今天又是农历二月二,龙抬头,传说中理发的好日子。所以,去理个发吧。

早已发现台北理发不便宜。室友在楼下200元(大约40元人民币)修了一下,只剪不洗,还觉得捡了个便宜。上网查了查一些有名的发廊,轻松上千。但是也有一种“百元快剪”,在门口的机器上花一百元自助买一张剪发卡,然后进去交给理发师,十分钟解决问题。流程有点像在日本吃牛肉饭。人穷如我,便宜是第一要务。在网上查了一家快剪,就奔着去了。

七拐八磨终于找到了,从门外看,很小一个店面,只有三个位置,里面就一个理发师,还是个妹子,正默默坐在角落里吃饭。妹子不易,不忍打扰,默默走开了。但头发还是要理的啊,只好在街上遛遛,等妹子吃完饭再说。结果每走一步,都能发现一个理发店。看来这条归绥路是个产业聚集区。有一家招牌很亮,写着“男士发型”。好,术业有专攻,就它了。

老板是个中年人,并不高,微胖身材,粉红色短袖衬衫,杂乱的棕色长发让人觉得业务能力一般。他先帮我洗了头,问了我的要求,然后开始修剪起来。我问他为什么叫“男士发型”,他说就是只为男士理发。台湾理发店男女分开,这点还是学日本的。我问他知不知道“快剪”,他说知道现在流行起来了,但是具体好不好,我得自己去试试才知道。我说这街上理发店是挺多,他说的确,但是究竟哪家强,也得自己多试试才知道。这点让我挺惊讶,居然没有传说中的同行互黑。他打开镜子前的电视,估计是怕我无聊。但是电视里放着更无聊的台式新闻,除了主播妹子声音好听,别的没有任何吸引人的地方。

老板说他来自南部,高雄,一个小城市,生活很舒适。但是和大多数人一样,为了工作还是来到了台北。他说南部很好玩,到了夏天有音乐节,还有很多比基尼。但是不要嗑药,音乐节上药物泛滥。他说高铁很快,一个小时就能到高雄,提前订票还有优惠。他说中横的国家公园很好看,还有在花莲可以坐船看鲸鱼。他自嘲从小不好好念书,只能学一门技能养家。他感叹我能来到台北读书,一定成绩很好。他说他老婆也来自大陆,是湖南人,导致他现在也很能吃辣。他说小马哥在位贪了这么多钱,下台来一定很难看。

无意间聊了很多。老板一直面带微笑,和声细语,加之粉红的衬衫,使我觉得他是个gay。可能是很少见到这么温和的男人吧。

修剪完毕,他站在我背后拿出镜子让我看看前后左右。我说很满意,他听了很高兴,在我背后鞠了一躬。我受宠若惊。

最后又洗了一遍头,一共三百五,并不算贵。他送我出门,拿出一张名片,说我叫阿伟,欢迎常来,随时联系。

回头看看他,依旧是gay一般的温文尔雅。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