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行记(一):泰安相会

上周末,我南下,父母北上,相会于泰安。计划了多年的爬泰山,终于成行了。

这貌似是我们一家三口首次“三人行”。平日里父母工作比较忙,好不容易赶上个节假日还经常被安排值班,很少有空能出门旅个游。二老为党和人民的事业尽心尽力,都指望着退休以后再好好休息。如今人过中年,却发现如果再不出去跑跑,可能就跑不动了。

周五下午四点多,我准时抵达泰安站。但父母的高铁晚点了一小时。第一次听说高铁还能晚点,呵呵,但愿好事多磨。于是我先去宾馆。查了查公交,眼前正好一辆直达,踏上。票价两元,不算便宜。从高铁站驶向城区的路上,有很多工地。想起目前国内的中小城市,貌似都在搞“大建设”:向周边延伸,建立新区,盖高楼,发展房地产。就像每次我回家,都能感觉到,楼盖得太“猛”了——又多又高。

到了宾馆,告诉我没有房间了。囧。团购的房间,前几天打电话预约时,前台告诉我,不是高峰期,不用约,你来,肯定有房。呵呵,这好事也太特么多磨了。于是赶紧掏手机再查别的宾馆。订房容易,但是订三人间不容易。吸取个教训,该约的一定要约。我是说宾馆。

搞定的了新的住处,是一个家庭房,一个大双人床加一个小单人床。把东西放下来,爸妈也差不多该到站了。此时已经是晚上六点了,我们决定直接饭馆见。出门在外还得靠大众点评,找到一家饭馆,名叫“赵记煎饼卷大葱”。名字帅炸,评分很高,价格也不贵,走一个。

到饭店,见爸妈。千里来相会,尽在自拍中。坐下后,看看四周,貌似都是六到八人的圆桌聚餐。桌子很大,却不高,也就到膝盖之上一点。一圈人也都坐在矮矮小板凳上,胳膊搭在腿上,大嗓门聊着天。面前的大盘菜很是显眼,五六个盘子就把桌面摆满了,再上菜就得垒第二层。我们秀气的南方人算是被这份量震撼到了,点菜时明显谨慎很多。

看菜单时觉得价格很合理,但是菜一上来,又觉得不合理了——份量太大了!点的时候已经很谨慎地点了,吃的时候又放开了吃,最终还是剩了一些,心存愧疚。不能怪我们胃小,只是山东人民太热情。山东作为沿海省份,海鲜真是一级棒。我们点了虾球,花蛤,块够大,肉够多,鲜嫩可口,三个内陆人民吃得泪流满面。鲁菜毕竟是八大菜系之一,总体味道都很赞。具体来说说远近闻名的“煎饼卷大葱”,这都快成山东人的一张名片了。据我观察,这卷大葱的煎饼,是梆子井楼下的煎饼果子的放大版。巨型煎饼,锅也大,饼也大,直径得有一米。只是煎饼果子里还打上鸡蛋裹根肠,这煎饼就是薄薄的一张纯煎饼。因为薄,所以也比较硬,像是一张黄色硬纸板。这巨型煎饼塞不进嘴里,所以还是要经过剪裁,把一张大煎饼分成许多小份儿,恢复成煎饼果子大小。然后就可以卷大葱啦!但现在市面上普遍都是提供小葱,可能是小葱方便一些,也不那么重口。放上小葱,再放点咸菜,碎芝麻磨,豆瓣酱,炸小鱼,还有桌上没吃完的菜,胡逼一卷,就成了传说中“煎饼卷大葱”。至于这个豆瓣酱,我们三人一桌,服务员只给了一点点,像是从牙膏里挤出来的一样。我一开始觉得不够,准备再去找服务员要一些,毕竟这厚厚一摞饼呢。被我爸按住,说,吃完再要吧,避免浪费。结果我们仨连这一点点都没吃完——因为太咸了!真是神咸神咸,怪不得就给这么一点。想起电视剧里,山东人大葱蘸大酱,连呛人的葱味都能盖过,这酱真是不一般。

从饭店出来,三人都撑得受不了,只好多走走路以消食,顺便看看风景。泰安城坐落于泰山南侧,依傍泰山东西向铺开,几条主干道“东岳大街”、“泰山大街”、“灵山大街”横向贯穿全城。泰安的车牌号是鲁J,虽不是省内一级大城市,但是依然能感觉出山东作为人口大省的压力:下班高峰时期,电动车全都骑到了人行道上。也可能是因为路比较窄。除了几条主干道,别的基本都是双向二车道的小路。路边林立着“义乌小商品城”、“温州鞋城”之类的商场,类似的场景也在呼和浩特见过,那儿有一个巨大的“海宁皮草城”。可见南方的制造业明显比较发达,做出来衣服鞋子之后再卖给北方人民。

到宾馆之后,担心老爸打呼,我们又换成了一个标间和一个大床房。我们娘俩睡标间,让我爸去大床房尽情呼噜。真是白费我一番苦心找三人间。旅途辛苦,赶紧洗漱,收拾完毕,早早休息。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