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行记(三):Confused Confucius

[开学了,忙东忙西,中断了一阵,再不写就忘了。]

第三天一早,我们坐高铁去曲阜。从泰安至曲阜19分钟,可能是我坐过的时间最短的一班高铁了。

到站后,门口一排出租车在等客。前头几辆车的司机坐在一起聊天,他们清一色短袖白衬衫,黑色长西裤,黑皮鞋,很帅。毕竟是旅游城市,出租车司机是城市的一张名片。

上了出租车,发现司机也姓孔,号称是孔子第78代世孙。他说在曲阜,60%的人姓孔,都是孔子后人。我们驱车直奔最有名的“三孔”——孔府、孔庙、孔林。但司机推荐了一个地儿,叫做“孔子故里园”,说挺好玩,也顺道,一会儿还有表演,正好能赶上。看着他也面善,不像是个托儿,我们便中途下车,来到了这个“孔子故里园”。

买了票进了门以后,发现这是一个新建成的仿古园区,人造景点,顿时没啥兴趣了。但是来之安之,看看吧。虽是仿古,但仿得还算有诚意,模拟了一个春秋时期的路过小城,感觉像是一个影视城,随时可以入戏,穿越一下。但是部分屋子里在售卖一些习大大的书籍,宣传反腐倡廉工作,略违和。

大家都在嚷嚷十一点半有演出,我们也就摸索着进入了一个剧院。一进去,古风古色,但是感觉上像是曲阜版的刘老根大舞台。演出以民乐和歌舞表演为主,我之前没怎么看过这一类的表演,所以感觉还不错,起码看完以后开开心心地出了故里园,觉得值回票价了。

出门拦了三轮车,我说我们去孔府,车夫说好,然后把我们拉到一个豪华气派现代化的一个巨型建筑前,感觉此楼与周围差了一个改革开放。走了一小段路才走到了门口,才发现上头写着“游客服务中心”,好像又是赵朴初提的字。大厅里售有孔府孔庙孔林的门票,想起来在旅游软件里,除了三个单独的景点,还有个景点叫“三孔”,就是这儿。“三孔”联票150元,但是单买孔庙就90元,孔府60元,可见孔林是个很神奇的存在。售票员在一旁建议我们买摆渡车,15元一人,三个景点来回转。其实孔府和孔庙在一起,只有孔林比较远得坐车去。这么一想,瞬间理解了孔林别列入“三孔”的意义——为摆渡车拉生意。

买完票出来,饿了。继续大众点评,搜到附近有一家叫做“鲁城往事”的饭店,看样子还不错,离我们也不远。绕游客中心一圈,发现它后方的停车场旁,门面也略小,第一眼感觉略失落。一进门,却是小桥流水,别有洞天。室内装修古色古香,曲径通幽,一条小河增添了不少韵味。门口的开放式厨房,厨子们就在你眼前烹饪美味。此店完美传承了鲁菜份大量足的特点,老爸点了个凉拌海蛰头,本以为会是一小碟凉菜,结果上来一个麻辣香锅用的石盆。把这个凉菜吃完,我们基本就已经饱了。更别说后上的“黄河大鲤鱼”,比我吃过的最大的烤鱼还大,三个人只吃得下一半。实在不想浪费,只是山东人民太热情。

吃完饭,挺着肚子去孔庙。孔庙是纪念孔子的地方,本身是一座小庙宇,但是历朝历代的皇帝都喜欢来拜一拜,修一修,于是就越修越大,越修越大。成了现在孔庙,感觉上有点像个小天坛。孔庙边上就是孔府,一墙之隔,却要另收门票。孔府是孔子世代嫡系传人居住的地方。关于这个嫡系传人,我在回程的高铁上无聊查了查,发现还是有一些故事在里面。

孔子的嫡系子孙,即长子长孙,世世代代都只有那么一个,这一个可以算作是最为正统的孔子传人。由于中国古代帝王大多都尊孔崇儒,所以这位嫡系子孙,是有爵位的,叫做“衍圣公”。衍圣公专职负责祭祀孔子,并掌管国家的教育。可以理解为,孔子的嫡系后人,几乎在历朝历代,都是国家的“教育部长”,且官位世袭,住在豪华的孔府里,孔氏可谓是中国第一大贵族。当然,衍圣公自身也不一定能够保证世世代代都有得续,还以官方认可为准,所以其实不用在意血脉的问题。历史上就出过几次衍圣公无后,由旁亲袭封。而且,虽说是嫡系,但是后来还是分了南宗和北宗,且此处高能:

北宋末年,金兵进犯,高宗南下,建立南宋。时任衍圣公孔端友率部分族人随皇帝南迁至浙江衢州,留下其弟孔端操在曲阜看守先人陵墓。不久金兵控制了曲阜,为稳定民心,强立孔端操为新衍圣公,以至南北衍圣公并列,孔氏宗族分为“南宗”和“北宗”。后蒙古人又占领曲阜,妄图挑拨离间,瓦解汉人,于是再次设立新的衍圣公,使得曲阜内金、元两位衍圣公共存,各拥势力,明争暗斗,导致北宗一片混乱,孔氏颜面扫地。

而南宗远离战乱,修复家庙,成为了元初朝野公认的孔子家族大宗之首。元世祖忽必烈许以高官厚禄,召时任南宗衍圣公孔洙载爵归鲁奉祀。七月,孔洙以“江南袭封衍圣公”的身份应诏入觐,离开衢州,经扬州北上,八月抵达曲阜县。他在曲阜县令孔治协助下,留驻巡视两个多月,遍祭祖庙祖庭祖林,遍会老少族亲,倾诉江南六代衍圣公离乡思鲁之情,深切感受到160年间祖庭巨变:当年留守阙里林庙的前辈族亲、男女老幼,饱受战乱蹂躏,早已物是人非。对于金、元政权各自利用孔子圣裔,挑拨曲阜孔氏陷于分裂,孔洙倍感忧虑。经过两个多月的深思熟虑,孔洙决计行使大宗之主的特有权威,运用儒家特有的中庸之道,以“让爵”之举阻止元朝统治者“以孔治孔”图谋,挽回曲阜孔氏的圣裔尊严。

孔洙留驻巡视曲阜祖庭两月之后,于十一月离鲁入觐。史料记载,孔洙入觐时,对元世祖委以国子祭酒(相当国家最高教育主管),兼提举浙东道学校事,以及朝廷所赐优厚俸禄,没有推辞;对朝廷授予护持林庙玺书,慨然接受,但婉言谢绝归鲁奉祀。孔洙首先奉上儒家经典《论语》和《孔子家语》,宣讲经典要义,表示要继承祖训,做到忠、孝、仁、爱、礼、义、智、信八字齐全;继而,坦诚回禀不能接受皇帝的恩赐,须护持衢州先祖庙墓、南还衢州侍奉年迈的母亲,否则宁愿辞去衍圣公封号。元世祖身边大臣们再三劝告其奉旨行事,孔洙不为所动,将前宋皇室所颁袭封铜印呈交元世祖。元世祖欣赏孔洙的从容坦诚,赞叹:“宁违荣而不违道,真圣人后也!”他对孔洙的归而不顺、推而不辞并未恼怒,没有强迫其载爵归鲁奉祀,也没有另封衍圣公主持曲阜祀事。

以上便是著名的“孔洙让爵”的故事,部分摘自百度百科。

不过这些都是我在回程的高铁上查到的了。在孔府孔庙,并没有看见什么特别之处。只记得一进孔府便有一个“重光门”,真的只是一个门,就像大阅城图书馆里经常遇到的那样,一扇两边没有墙的门。门是关着的,游客从两旁过。但是据说这个重光门可不一般,只有皇帝来时才会开,也只有皇帝才能从中间走。庭院里有不少石碑,几乎都被破坏过,有明显粘合修复的痕迹,原因你懂的。

不少游客请了导游讲解,我们在边上旁听,发现一个导游一个说法。想起在拍泰山时,也遇到过一些带队的导游,随便找一个石头,就能侃侃而谈,但基本都是“摸一下升官摸两下发财摸三下犯桃花”之类的。跟着一位导游,我们来到了孔府中较为靠后的一间屋子。导游说这是孔子最后一位后人孔德成住过的地方,并指引大家看了墙上挂的老照片,还讲了一些关于孔德成的市井传说,大概是大老婆不生儿子小老婆生了儿子大小老婆互相撕之类的。大家若有所思地点点头,突然有人问道:“那孔德成现在在哪儿呢?”

“1949年跟随蒋介石去了台湾。”导游轻描淡写地说道。

当时我就没绷住,笑出了声。哈哈哈哈。我说呢,怪不得这孔府没人。刚才我还在想,这孔府是世代嫡系传人住的地方,那这嫡系现在为啥现在不住这儿了。我还以为他走到了人民中去,泯然众人矣。结果,哈哈。

大部分游客听到他去台湾,悻悻地说,幸好他跑了,要不然文革期间估计够呛。但我又一想,如果他当年没跑,说不定咱就不批他了?Whatever,历史不容假设。

刚才说了南宗北宗,孔德成就是北宗。他前两年刚去世,之前在台湾也是“考试院长”,诸多大学的教授,依然世袭着孔氏光辉。而南宗如今传人,叫做孔祥楷,目前依然在浙江衢州,还担任过浙江省政协委员。不过他改造得比较成功,没有什么世袭的特权荣誉在身了。

逛完孔府孔庙,我们并没有去孔林。逛了逛曲阜最大的商业街,五马祠街。看见无数女性在一家店前排队,队伍长到拦了路。问问周边卖水老太,说是进店发黄金啦,不要钱啦,大家都去领。我无奈,呵呵。

时间差不多了,我们打车奔赴高铁站。路过曲阜师范大学,传说中的考研基地,司机赞不绝口。我又无奈,呵呵。

到了车站,换了票,候车。我北上回校,爸妈南下回家。我的车比他们早十分钟,等我坐上车时,他们也检票进站了。发车时,妈妈发来一张照片,是老爸在向对面站台的列车挥手告别,而我正在那列车里。待我向窗外看去时,他们早已远在身后。

温暖而感动的告别,让这趟旅程圆满结束。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