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社会

上周爸妈来台湾看望我,我就带他们游玩了一番。在为期一周的旅程中,出现次数最多的一个词,大概就是“文明社会”了。

这个词最早出自双瑞。刚到台湾的时候,每当我们处于“待宰”的状态下——遇到陌生人,去了陌生的地方,参与陌生的活动——我们都会习惯性地产生堤防之心——这里饭菜会不会不好?东西放这里会不会被偷?参加这个活动会不会被骗?这时双瑞就会大大咧咧来一句:“想什么呢,这里是文明社会!”

双瑞的确相信这里是文明社会。一次从地铁站出来,一个带着小孩的大叔找双瑞问路。双瑞也在找路,一脸蒙逼。于是大叔和他一起找,边走边聊。在得知他是陆生之后,问他,你觉得台湾怎么样?双瑞说,不错呀,风景好,环境好,空气好(作为河北人尤其喜爱这里的空气)。大叔笑了,台湾人也很好呀!有没有听说过台湾最美的风景是人?来来来,你还没吃饭吧,一起吃吧,好好聊聊!

于是双瑞莫名其妙地被这位陌生大叔请了一顿饭。晚上回来之后,他还处在蒙逼之中。和我们讲述了这段奇幻的经历,我们的第一反应竟是“陌生人的饭你都敢吃!不怕下毒吗!”结果被双瑞怒斥:“文明社会!”

还有一次双瑞去绿岛,坐出租车,司机一听是陆生,便聊起自己祖籍也是大陆,父辈来自陕西。双瑞说他来自河北,都是北方,离得不远。司机听说双瑞姓白,说自己在大陆有很多亲戚也姓白。双瑞笑笑说,估计我们还有点亲戚关系。车开到地方后,司机也下车,从后备箱里拿出一块大面包,强行塞给双瑞,说,都是自己人,人不亲土亲,相逢是缘,小兄弟祝你吃好玩好!

经历了这两次的奇幻的故事,“文明社会”一词就成为了双瑞化解我们“被害妄想症”的解药。在此次行程中,我也用它化解了爸妈的忧虑。

从下飞机开始,爸妈去洗手间,再三叮嘱我把行李看好,我笑笑,“文明社会!”;在垦丁,我们去玩水上活动,衣服裤子放在沙滩上觉得不放心,我就请工作人员帮忙收起来。小姑娘虽然有些不理解,但也帮我把手机放到了她自己的包里。我想起穿泳裤没带钱包,在透明的手机壳里塞了两千元钱,非常明显,看她塞进包里的那一瞬间还有些担忧。心里盘算着大不了钱你拿着手机得还我吧,结果上岸后完璧归赵,钱在手机壳里纹丝未动,我直感叹“文明社会!”;在嘉义的小饭馆吃鸡肉饭,爸妈总担心街边摊不干净,我又笑笑,指着墙上市长颁发的奖状,“文明社会!”;在港口的海鲜馆子吃饭,老爸怕被宰,点菜谨慎又紧张,结果最后一算便宜得惊人,感慨真是“文明社会”;在台北坐出租车,司机大叔和蔼又可爱,爸妈一路聊的喜笑颜开,下车连叹“文明社会”…

有太多的细节可以佐证这个社会的确够文明。这种文明体现在人与人之间最基本的信任,不用担心会遭受坑蒙拐骗,不用提心吊胆地去堤防每一个人,使我能以一个轻松舒适的心态去面对生活。心态是一种生活成本,习惯了文明社会中的简单快乐,回想起之前处处小心的日子,顿觉心累。当然,任何地方都不完美,哪里都有坏人,但我相信这是个概率的问题。只要好人的概率远远大于坏人,就是文明。我和双瑞把伞放在图书馆门口,出来时都没了。双瑞说可能是别人拿错了,我猜测可能是陆生干的。毕竟文明社会。

和我们一样,刚到的时候,爸妈总是问,这楼怎么这么矮,这房子怎么这么破,这街道怎么这么旧。慢慢的他们发现这些并不是什么缺点,甚至于喜欢上了这种感觉。回家之后,老爸发来了一篇文章,是韩寒那篇著名的《太平洋的风》。他大概在里面找到了答案:

我们所拥有的他们都拥有过,

我们所炫耀的他们的纳税人不会答应,

我们所失去的他们都留下了,

我们所缺少的,才是最能让人感到自豪的。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